自己挖的坑,哭着也会填完

【似与君心】①

秋风瑟瑟吹落了不少花叶,徒留两三片黄叶还堪堪挂在枝头。树下的一对少年对立而站,若不是他们脸上太过严肃,路过的旁人还以为他们正说着什么拨动心弦的情话。

两个少年对视许久,良久那位白衣少年开了口:“所以说你准备代替含羞进宫?”

对面的少年别过头,避过这道炙热的眼神,用极轻的声音回了一个是。

“花无谢。”白发少年轻唤那人的名字,“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花无谢闭上眼睛却是不敢回答,这要他如何回答?眼前人是心上人,可很快心上人便不会再出现于自己眼前。只因天子宫嫔,身子也好心也好都只能属于高高在上的那位。他既然注定是守不住身子的,那么就只能守住这颗心。可心意属谁只能永远埋藏在心里,否则于他于己...

【鲛人】 ⑮

红色原是缔结恩爱双方之色,可若是一对新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这红色倒颇有些哀怨的意思了。一片漆黑的道路上唯有齐国公府大门口还泛着点点红光,齐衡看着门口挂着的大红灯笼总觉得无比讽刺。想娶的不是自己爱的,自己爱的却不得亲近。齐衡看着门匾上的齐国公府四个大字,却是第一次觉得这个家、这个身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亦是第一次觉得生为一个平民百姓是多么的幸运。起码自己的婚事可以全凭心意,而非是被权势逼迫。

门房按照平宁郡主的吩咐一直守着,见齐衡终是回来不由得松下一口气。“小公爷可回来了,郡主娘娘一直担心着呢。”

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加上身后的伤让齐衡已然没了力气,他摆摆手踉踉跄跄的往书房走。

不为看到齐衡的...

【茶事】八

有言道:过了腊八就是年。

盛京中无论高门大户亦或是寻常百姓家从一大早就开始忙活。将浸泡一夜的谷类熬制成香糯可口的腊八粥,在敬神祭祖之后,寻常百姓将熬制的腊八粥分赠亲友四邻,官宦人家则会将粥分给穷苦人家,倒也算是个行善积德的事。

户部尚书王忠和一家亦是如此,可却在准备用午膳的时候发现了家中失窃。丢失的东西乍听之下倒也不算多么重要,不过是只碗而已。但此碗却并非是个普普通通的瓷碗,而是当今陛下赏的一只金饭碗。

丢了金饭碗的王尚书也顾不上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着香气四溢的腊八粥,第一时间便去了京兆尹报案了。京兆尹派人来查却也不见什么被盗的痕迹,查案的人估摸着是内贼,但将整个王府翻了个个儿也没找...

【鲛人】⑭

夜幕降临,皎月升空,若是再寻个寂静无人的地方倒也是个适合互诉衷肠的好时候。只是这样美的夜晚,总是有人心不在焉的。

国公府里的嘉成县主正在新房内大方雷霆,责打着陪嫁侍女。平宁郡主正头疼齐衡新婚之夜抛下妻子外出一事。

而盛长柏与齐衡则在大街小巷中不断寻找着一个令他们牵肠挂肚的人。

心被一个人装满,独属了他,便想着身子也要对他忠诚。所以齐衡做不到同嘉成县主巫山云雨行闺房之乐,哪怕嘉成县主再如何表述露骨双眼含情,齐衡依旧是做不到。只要同他一处的人不是花无谢,他便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从始至终他想要的只有花无谢。若不是这个人,那么无论是谁,齐衡都无法去拥抱去亲吻,更遑论其他。

越是想念便越想立刻见到...

【第二次】

我自问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凡事奉行可一可二不可三的原则,先礼后兵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的。我之前就已经发过【致看我文的小可爱们】(以下简称发文),在里面我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

您觉得我的文垃圾,不愿意给我一个爱心。好的,这是您的自由,我没有任何理由和立场去逼迫每一个看我文的人给我热度。热度低是我自身文笔功力的问题,是我没有将读者吸引住,这是我的错。

但您在我发文前就时不时的点赞后取消,我发文后消停了一阵,现在又开始点赞之后取消是什么意思?您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您错了,我不光知道,我这里还有提示。而且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把您点赞之后再取消的每一个证据都找出来。对了,删除的评论我这里也有显示。不是...

【雨忆】

身体不舒服,先写个小段吧。下午好受些就更文……

––––––––––––我是分割线–––––––––––

秋风瑟瑟伴着连日阴雨总叫人心情不好,更何况一场秋雨一场寒,没得让人更加落寞。

可宇文护却记得印象中的人无论对上什么样天气,看见了什么样的风景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

他遇到这样的天气会怎么做的来着?

是了。他会捧着一卷书窝到自己怀里,一本正经的要自己念书给他听,可人却在读书声中摇摇欲睡;他会故意身穿单衣在雨中舞剑,然后在自己发火前笑着跑到自己面前唤一声阿护哥哥,央着自己同他一起舞剑。到了晚间在自己的怒目下憋屈着脸饮下一碗热辣辣的姜汤,甚至还会掉几滴眼泪诱着自己下着雨去街上给他买糖枣蜜饯;他会突然消失,...

【渡】

 @Ai   小雨 点的璧花强取豪夺梗。一发完的强取豪夺梗我想了好几天,今天听到《孽海记》突然来了感觉。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强取豪夺,反正就这样啦~~~

------------------------------------我是分割线---------------------------------

佛曰:渡人如渡己,渡己亦是渡人。

姑苏城外菩提寺有一名僧,此僧之所以名震姑苏并非其佛法精深亦非其佛缘深厚,而是因他容貌惊艳秀丽。

传闻此僧七岁随师兄下山化缘,凡路过人家皆会询问其师兄可否收养此僧,更有甚者上前拉着此僧询问其是否曾有婚配。然,此僧...

【鲛人】⑬

与花无谢的不欢而散让齐衡心中气恼,并非是恼怒花无谢,而是在恼怒自己。恼怒自己为何会是齐国公之子,恼怒自己为何会有着这么一张脸,恼怒自己为何要出尽风头,更加恼怒为何自己身不由己。

齐衡带着一身颓色回府,看着房间内端放着的喜服,一怒之下将其摔在地上。不为瞧着了赶紧上来劝道:“公子,后日就要用了。这锦服娇嫩,此时要是弄坏了可来不及修补的。”

齐衡冷笑一声:“来不及就来不及,左右这婚事也非我所喜。若能和他在一起,便是日日粗布麻衣又如何?可他终究是不肯……”

不为自然知道齐衡想的是谁,作为旁观者自然也将这两人之间看的清楚明白。

“公子,依奴才看花公子对您并非无情无义。若非如此,他又何苦不吃不喝守

【逆光】④

就这样吧,在没啥激情的前提下,我也只能写成这样了

----------------------------------我是分割线---------------------------------

冰凉的月光透过撒了进来,萧无谢缓慢的睁开眼,在试探了沈巍几次之后才敢确定人是真的睡着了。他蹑手蹑脚的走下床,研究起案桌上的一个摆件。

一条玉龙被匠人雕刻的栩栩如生,若不是因为它与案桌是为一体,不能被拿在手中把玩,萧无谢怎么也不会对这个不大的摆件起了疑心。离着沈巍素日晨起还有一个多时辰,萧无谢略思量几分便试着来回扭动着这个玉龙摆件。

咔嗒一声,案桌后面的书橱缓缓开启一个仅容一人弯腰进入的小门。萧...

【逆光】③

热情递减,激情消退,挖坑会填,所以别催,这章没车,纯是过渡

----------------------------------我是分割线---------------------------------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遥想曾经自己在家中种满了喜人的桃花,偶尔上树折下一枝送给慈祥的祖母,或是摘下一朵开的最盛的别在母亲耳边,再对着娇若春花的妹妹们说笑一句人面桃花相映红……可惜那样的日子终究是一去不复还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沈夜。

萧无谢猛地睁眼才发觉自己身上已是清清爽爽,早已没了因树下胡闹而留下的黏腻感和沾满一身的桃花瓣。

“醒了?”头顶上温润醇厚的声音让萧...

1 / 23

© 默mooooo默 | Powered by LOFTER